“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男人一声令下,两个身材妖娆的妙龄女子赤身裸体,低头塌腰,摇着屁股,奶子一晃一晃,自外头袅袅娜娜爬了进来,爬到男人脚下停住,一前一后,小心地保持着身份距离,那是男人定下的阶级差别,谁也不敢逾越混淆。同是男人的母狗,上等母狗和下等母狗之间,仍然有着泾渭分明的界限。

    “贱妾玉琅给爹爹磕头。”

    “贱畜莺儿给爹爹磕头。”

    两人整齐地把脑袋砸在地毯上,咚咚有声磕头,动作利落干净,又恭敬又谦卑,男人斜躺在软榻上,身边跪着一个赤裸上身的女奴捧着水果盘,她硕大柔软的奶子在主人手中反复把玩,早已红肿不堪,女奴隐忍着不敢出声败坏主人性质,但痛苦中夹杂的莫名快感,让她满脸红潮,额头冒出丝丝细汗。

    男人的脚边,另外跪着两个女奴,正伺候主人舔脚,她们一人捧着一只脚,恭谨而虔诚地舔舐男人脚趾的每一个缝隙,男人被两条温柔小舌伺候得舒服,不经意向那两个磕头的奴畜瞥了一眼,见她们每个头都磕得一丝不苟,并不敢因为男人没有关注她们就偷工减料,于是满意地笑了笑,果然这些母狗就是要严厉管教,才会有规有矩。

    “奶子靠到嘴边来。”

    他头也不抬地发了句话,身边女奴连忙放下果盘,移动膝盖,两手将又红又肿的奶头送到主人嘴边,她并没有怀生过孩子,但因乳房硕大,主人突发奇想,请了通乳的嬷嬷来,喂她吃药,又用痛不欲生的手法给她按捏了三个月,自两三日前,竟然成功挤出乳汁来,通乳嬷嬷试过味道后,今日才敢喂给主人享用。

    男人一口咬住女奴的大奶头,奋力吮吸了起来,也不管那奶头方才已经被他百般凌虐,惨不忍睹,女奴痛得差一点就喊出了声,但被主人打怕的她连忙咬紧牙关,到底没敢发出一点声音,反而伸手把主人象婴儿一般抱在怀里,又将乳头往主人嘴里送了送,好方便主人喝奶。

    香浓的人乳滋味柔和,流入男人的喉中,齿颊留香,但没吸几口就吮不出来了,他很不高兴地抬头瞪了女奴一眼,女奴被他瞪得一哆嗦,慌忙把另一个奶头送上:“爹爹,贱畜这只奶还有的,请爹爹享用。”

    男人狠狠地又把另一个奶头里的奶也吮尽了,只觉意犹未尽,推开女奴坐起身,一巴掌结结实实扇了过去:“下贱东西,是不是偷懒了?就拿这些奶来糊弄你爹?”

    “叫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男人一声令下,两个身材妖娆的妙龄女子赤身裸体,低头塌腰,摇着屁股,奶子一晃一晃,自外头袅袅娜娜爬了进来,爬到男人脚下停住,一前一后,小心地保持着身份距离,那是男人定下的阶级差别,谁也不敢逾越混淆。同是男人的母狗,上等母狗和下等母狗之间,仍然有着泾渭分明的界限。

    “贱妾玉琅给爹爹磕头。”

    “贱畜莺儿给爹爹磕头。”

    两人整齐地把脑袋砸在地毯上,咚咚有声磕头,动作利落干净,又恭敬又谦卑,男人斜躺在软榻上,身边跪着一个赤裸上身的女奴捧着水果盘,她硕大柔软的奶子在主人手中反复把玩,早已红肿不堪,女奴隐忍着不敢出声败坏主人性质,但痛苦中夹杂的莫名快感,让她满脸红潮,额头冒出丝丝细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