纸人化成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燕淩卿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记忆里那个连说话都要慢吞吞,一心想要保护他的小纸人,就在一瞬间被魔火吞灭,连一丝灰烬都没能留下。

    燕淩卿很弱。

    在纸人被火舌舔舐,而他没有丝毫能力去守护时,他突然顿悟了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弱者没有选择权。

    他护不了一个小小的纸人,更护不了纸人背后的那个少年。

    师尊强迫小师弟时,燕淩卿兴许还能埋怨师尊,给师尊附加上一道道德的枷锁。

    但其他人呢?他们和燕淩卿无亲无故,更不可能因为燕淩卿的态度而迟疑。他们看双性炉鼎的小师弟,眼神是贪婪火热的,而这份贪婪会让他们付诸行动,无论小师弟是否愿意。

    只因弱是原罪。

    燕淩卿没有能力去保护他的敬酒,甚至连敬酒送给他的礼物都无法保护。

    他的视线一片昏暗。

    纸人化成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燕淩卿都没有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记忆里那个连说话都要慢吞吞,一心想要保护他的小纸人,就在一瞬间被魔火吞灭,连一丝灰烬都没能留下。

    燕淩卿很弱。

    在纸人被火舌舔舐,而他没有丝毫能力去守护时,他突然顿悟了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弱者没有选择权。